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參加FIAF會議-Day 3

參加FIAF會議-Day 3

【文/井迎瑞】2010年5月3日

會議現場

 

 

奧斯陸市政廳

 

 

中國電影圖書館長傅紅星

 (感謝紀錄所影片轉檔及整理)

 

 

 

 

 

時差的原因老井醒來是半夜兩點,也就是台灣時間早上八點,早起也好先看看資料準備上課。會議是在市中心一家老戲院舉行,從旅館走路過去約20分鐘距離,為體驗這邊的大眾交通工具,老井還是選搭了電車,一共只有四站,車票挪幣40大元,老井以為聽錯,但司機強調了幾次40錯不了,老井只好掏錢心裡一直嘀咕哪有這麼貴的大眾交通工具?


奧斯陸給人的感覺是乾淨但無趣,這和17年前老井當時來的感覺沒啥改變,都市裡多為白種人,少了世界大都會多元文化與多元族群的氛圍,物價貴得沒道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他們沒這個概念。

 

本屆年會主題是︰「數位典藏之挑戰與機會」,對這個題目老井原先多所期待,想聽聽他們怎麼談,會議8:30準時開始,哪知大會一天共安排了11個報告,每場報告30分鐘,而且重技術輕人文,11場報告下來讓老井口吐白沫,這年頭大家都在談「數位典藏」,本以為FIAF能有個更宏觀的看法,哪知道格局更小,難道FIAF也淪陷了嗎?

 

這不由得讓老井開始回顧一下17年來FIAF文化的變遷,過往年會來自個地的兄弟姊妹齊聚一堂對於大家面對的問題共商大計,FIAF對於變遷的世界也表達自己的立場,老井的印象裡FIAF總有幾分理想性,但老井缺席了好多年後,今年首度重返,竟然發現FIAF文化有這樣的轉變,日本電影中心的館長岡島尚志現在是FIAF主席,我認識他很多年,他本就是個工具理性的學者,再加上今年的主辦國是挪威,二者相加就使得一切都變得如此的科技、乾淨、無趣,也使得今年大會非洲、拉丁美洲的國家是缺席的,除了幾位少數來自亞洲的代表點綴之外,幾乎青一色是白人的會議,難怪會議的議題也是白人的議題,以前常會有發言激動總想捍衛什的嬉皮,也都從舞台上消失,主辦國代表開幕致詞中很驕傲的說︰「挪威是世界上第一個全國的電影院(420廳)改為數位電影的國家。」

 

在這麼無聊的一天會議中有兩場報告異軍突起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讓老井又點燃一點希望︰


一個是今天上午10點鐘那場「monolith – migrationless long term digital storage」主要是談將 ,因為大家都發現數位典藏對於「保存」而言是不可靠的,不僅典藏環境穩定性不夠,而且讀取資訊的格式也不斷更迭,使得文化保存而言出現很大的漏洞,這幾年老井講課中也不斷的提出相同的憂慮,這位先生提出了解決方案就是把數位訊號記載到膠片上,利用膠片的優勢永久保存,MY GOD這是個多麼有創意又具前瞻性的想法呀?


另外一個怪胎是11點那一場︰「stained glass – parallels in preservation」,這位老兄說在一個因緣巧合的機會裡他買下了一個鄉間的老教堂,後來他對教堂裡大型鑲嵌玻璃畫進行維護,他在維護玻璃中體會出竟然跟維護影片有許多共同之處,MY GOD !!!我就是喜歡這種怪胎,這也是為什麼這幾年我迷上古董,在保存中心裡我還幫「華燈藝文中心」維護小龍、小獅等跤趾陶文物的原因。


當天晚上7點鐘奧斯陸市市長在市政廳設宴款待大家,市政大廳挑高約有四、五層樓高,四面牆壁是巨型壁畫,有具象也有抽象,大約是有關憲政、歷史、物產等等的故事,頗有點氣勢,二樓有個特藏室陳列著一些銀器、景泰藍瓷器、以及各國政要訪客贈送的禮品、公仔等等,光可鑑人但俗不可耐,因為這裡畢竟不是美術館,所以老井也就不以為意了。


所謂的設宴不過就是每個人拿個小盤子走來走去的那種,而且通常要拿盤子之前有很多人要講話,當然今晚也不例外,好在市長平易近人也頗有幽默感,會開開國王的玩笑,這讓老井想到了胡志強,不過在這樣的場合裡,老井外表上雖然也跟著大夥對市長的講話發出捧場的笑聲,但內心裡更關心卻的是桌上的食物。


突然一陣騷動大夥紛紛往前擠,這時老井一米六九的身材完全派不上用場,躋身於身材高大修長北歐人當中,就像是到了挪威森林裡,透過擴音器老井又聽到了日本的岡島先生講話,原來FIAF今年要頒獎給一位出生在日本,但演藝事業發展在挪威的知名女演員,感謝她對維護電影文化所作的貢獻,這讓老井想起幾年前他們也曾頒獎給侯孝賢,總是有點錦上添花的味道,那次頒獎應該也跟岡島先生有點關係,FIAF在他領導之下難怪變得如此主流,頒獎給侯導應是取其象徵意義,任何以電影安身立命的人都是維護電影文化的人,不是得獎多就是比較有貢獻,FIAF所代表的對於電影文化「修復」與電影檔案的建立這一精神反倒因此被模糊化了。

 

反正獎也頒了,恭維的話感謝的話該講的都講了,司儀一聲令下挪威森林就開始往餐桌移動,好在老井剛才也沒注意聽講,抽空把餐桌上的食物早都弄了個一清二楚,這時就以堅毅果敢但又不失禮的步伐拿了東西隨即抽身到森林外享用,老井找到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看得到海,北京的傅館長竟然已經在這兒了,看見他拿的東西跟老井一樣,我們就相視而笑說︰「蝦真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