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參加FIAF會議-Day 5

參加FIAF會議 DAY 5

會議現場

 

奧斯陸街景

 

奧斯陸街景

 

奧斯陸街景

 

奧斯陸街景

(感謝紀錄所影片轉檔及整理)

【文/井迎瑞】2010年5月5日

 

今天會議第三天也是會議最後一天,明天是城市導覽,接著最後兩天是工作坊與會員大會,說實話整個行程很緊湊,主辦單位很用心地放進來很多東西,今天的會議雖只有半天,可是半天中放卻進來7場技術報告,7場聽下來,老井呈現嚴重脫水現象。
這些報告其實都是很好的資料,一時間沒聽懂也不再深究了,先全程錄下來再說,今天最後一場的講者是保羅烏塞先生(Paolo Usai),他是一位FIAF的老人,17年前老井第一次參加年會時他就在,這次重返FIAF又見到他讓老井備感親切,不過我記得17年前他意氣風發一頭烏髮的樣子,怎麼現在成了這副歐吉桑模樣了,歲月給他帶來了皺紋卻帶走了頭髮,老井老說人家像歐吉桑,這幾年人家都稱呼老井為杯杯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好在老井對這沒啥感覺,才能在社會期待之外做自己想做與該做的事情。
保羅烏塞先生一直是FIAF的思想坦克,曾參與創辦在義大利的Pordenone默片影展,在美國伊斯曼柯達公司的電影維護學校,「電影之死」(The Death of Cinema)就是他2001年的著作,台北電影資料館翻譯為中文,也成為我「電影資料館學」的教科書,把他的演講作為壓軸可見其份量,他今天的講題是︰「teaching digital preservation」,從題目上看並無特殊之處,但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果然他的演講引發眾多迴響與討論欲罷不能,會議漸入佳境卻又嘎然而止,留下一些殘念與反思繞樑三日。
他的演講有三個重點︰一、數位典藏(保存)要從學校教育開始,二、數位保存與類比保存是兩種不同的典範,二者須要對話溝通但不必相互模仿,三、影片維護者要擴大與其他藝術類型之溝通,不要只是侷限現在「影片」之維護,開始要強調自己是國家「文物」的維護者,他呼籲打開門戶,參與任何有關國家文物與藝術媒體維護的討論,影片維護才會有明天,MY GOD ~ 這不正是老井這幾年所推動的事嗎?要不是老井手上拿著攝影機在拍攝的話,肯定要大聲鼓掌致敬呼叫安可。

 

下午沒課老井就在碼頭走走拍拍照,還是那感覺︰乾淨但無趣,沒有窮人、沒有流浪漢、沒有小吃、沒有街頭藝人、沒有刺青者、沒有從身旁穿梭的滑板少年、還真有點乾乾的。


晚上大會安排兩場70mm影片放映,這年頭銀幕越看越小,連手機也要看電影了美其名為screen culture?為了懷舊也為了宣示立場,這兩場放映老井是去定了,第一場是印第安納瓊斯的「法櫃奇兵」, 第二場 是挪威電影資料館修復的︰Flying Clipper,是有關一艘帆船的故事,「法櫃奇兵」老井以前就看過,反正也沒有想探討哲理的慾望與需要,不外乎就是很多的爆炸、追逐、翻車與身臨其境的快感,第二場我看見Clipper號將要揚帆啟航,老井就失去知覺了,等老井醒來Clipper號已經回來了,其間去了哪裡做了些什麼事老井全都不知道。